《黄河》变街舞,芭蕾演绎《彩云追月》?“荷花奖”评选现场不要太惊艳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5

  你想象过民族经典《黄河》被改编成时尚、新潮的街舞吗?

  广东音乐《彩云追月》如果用芭蕾舞演绎会是个什么模样?

  10月15日晚,由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、中国舞蹈家协会、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,中国文联舞蹈艺术中心、广东省舞蹈家协会承办的第十一届中国舞蹈“荷花奖”当代舞、现代舞评奖活动在广州大剧院隆重开幕。

  00后登国家级舞台

  街舞版《黄河》现场燃爆了

  演出中,由中国舞蹈家协会街舞委员会、河南省舞蹈家协会选送的《黄河》以韵律动感十足的街舞形式,展现了中国的“母亲河”在新时代迸发出的时代活力,现场掌声雷动,把气氛推向了高潮。

  

  这也是“荷花奖”当代舞评选中首次有街舞作品入围,演出后,编舞夏锐接受了南方+记者的采访,他说,街舞原是从一种外来的舞蹈语汇,但作为中国的年轻人,特别希望能让这种世界语言讲述中国人自己的故事。

  实际上,《黄河》在之前曾经被多个舞蹈种类改变过,此次夏锐却坚持全部用街舞的语汇表现。实际上,《黄河》在之前曾经被多个舞蹈种类改变过,此次夏锐却坚持全部用街舞的语汇表现。

  “今天我们大胆尝试了一把,将伟大的民族音乐《黄河》与群众非常喜欢的街舞形式进行结合,所有的舞蹈片段用的都是街舞的动作,我们希望用这样的音乐、舞蹈语汇表现当代中国年轻人的精神状态。今年也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,黄河精神永远存在,也希望年轻人能够通过黄河精神的激励和鼓励,把坚忍不拔、勤奋耐劳、不屈不挠的精神发扬光大。”夏锐说。

  

  据悉,此次表演的团队来自于全国,来自各行各业,都是街舞的爱好者,团队共有40名演员,年纪跨度30岁,最小的是2001年出生的,最大的是70后,大家平时都各有工作,又来自不同地域,但都愿意为中国街舞助力、发声。

  当晚“荷花奖”舞台,也是街舞版《黄河》的全球首演,因同时有直播,“很多人看到我们的演出后已经向我们发出邀约了。”夏锐说:“用《黄河》这种民族交响乐演绎街舞,可以说在全世界都是首创。我们特别希望通过这个作品能表现出当代中国年轻人奋发向上,自强不惜的奋斗精神,也希望街舞艺术能够更好得融合本土文化,使中国的文化传递到全世界年轻人心目中去。”

  维和部队故事被编成了舞蹈

  “广东编导挺大胆、敢创新”

  当晚,此次入选评先的10部作品有3部首先亮相,其中,广东歌舞剧院的《蓝盔行动》是一部典型的部队题材舞蹈作品,赞扬了联合国维和部队中国士兵在执行任务时的英勇气概。“蓝盔是维和部队的象征,我们此前看过很多表现海陆空三军的作品,发现表现维和部队兵种的节目比较少,我们希望,通过这个舞蹈表现中国部队的文明风貌。”编导齐奇说。在齐奇看来,虽然现在大部分军队文工团成员都专业了,但是地方院团也可以创作军队题材的作品。

  

  《蓝盔行动》舞蹈的灵感来自于齐奇偶然间看到的一条新闻:2016年在中东地区,中国维和部队在执行任务期间,年纪轻轻的士兵杨树朋不幸牺牲了。“我看到新闻里,那些从车里面被抢救出来的时候,自己身受重伤还关心着战友,这种和平时期的牺牲精神对我触动很大。我原来是部队文工团的,看到新闻眼泪就哗哗流。”齐奇说。

  过去,大部分部队题材的舞蹈作品着重体现的是军人的精神风貌,不一定强调舞蹈的叙事性,但此次齐奇却加了“护送”的叙事情节在其中,“士兵在护送任务中发生不幸,为了拯救护送人员最终牺牲,这样的事件在现实中确实是有的,但我们没有系统地还原到一个具体事件中,而是想用舞蹈展现那一群可爱的人。”

  

  齐奇认为,作为青年编导,目前如何深挖现、当代掘题材依然是他遇到的难题,“题材的挖掘首先要有敏锐的观察能力,然后加工、上料。这个创作过程,如何让人觉得作品精巧又充满功力,是很花功夫的。之前,我做演员的时候只需要跳舞,最多配合导演二度创作就好了,但是作为编导,一个‘踩雷’的动作,不能仅仅是为好看、帅,还要还原踩雷的真实性。”为此,他研究了很多关于“踩雷”的资料,“不同雷的品种、结构,真实的踩雷反应,踩雷了之后怎么救,怎么排雷,为什么会牺牲等等,整部作品彩排加修改我们花费一年多的时间,作品才一点点磨出来。”

  《蓝盔行动》也得到了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冯双白的高度评价:“现实题材改编为舞蹈,怎么做到又有情感表达又充满英雄主义情怀呢?它做到了,我很喜欢这个作品。”

  此外,另外两部广东作品也得到好评,比如,广州芭蕾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的《彩云追月》以优雅的芭蕾舞形式展现了彩云“追”月的美轮美奂意境;

  

  《傩焰》来自于非遗文化,尽管是非遗,却带来了新鲜的感受。

  

  “我觉得这些编导都非常大胆,敢于创新和尝试,这次荷花奖给我的一个强烈的印象就是创新的力量。”冯双白说。

  当晚,宁波市歌舞剧院有限公司的《望乡》展现出了享誉海外的宁波裁缝们远走他乡,思念故土的真实情感;大庆演艺有限责任公司的《磨剪子·戗菜刀》体现了手艺人们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技艺的怀旧情怀。这几部作品以其深刻的立意和精彩的演绎,获得了现场观众和评委们的青睐,也获得了好成绩。

  题材丰富度远超往届

  场内外超过150万人观看

  第十一届中国舞蹈“荷花奖”当代舞、现代舞评奖第一场的评比,还同步进行了直播,场内外超过150万人观看。

  评比结束后,中国舞蹈家协会党组副书记、秘书长罗斌在接受南方+记者采访中也介绍了本次当代舞评奖的一些特点。他说到,本届当代舞创作保持了它历来创作数量的优势,但是由于当代舞以往的创作主力——部队院团的大量裁剪,部队题材的舞蹈创作数量明显减少,当代舞的创作主体团队转移到了院校,他们的创作更多关注内心感受,题材也更多样性。

  “荷花奖”当代舞评委会对当代舞的界定是按照题材来分类,而不是按照舞种语言来分类的,所以当代舞的语言属性上拥有了很多其它舞种的特点,比如这次出现的芭蕾风格的作品、民间舞风格的作品,还有现代舞风格的作品,也显出了它的丰富性。

  此次“荷花奖”当、现舞评选落地广州举办,也别具深意。“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年,广东又是开放的前沿阵地,中国的现代舞就是在改革开放以后才确立起来的,而当代舞的多元发展状态是跟视野开阔有很大关系,正是因为艺术的视野开阔了、艺术的门窗打开了,我们看见了外面,肯于把外面的东西引进来,经过一些消化学习,才慢慢形成的中国的当、现代舞风格。”冯双白说。

  在冯双白看来,广东的现代舞创作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引领全国风潮的,不论作品数量、艺术水准、运作模式和在国际上的影响都具有代表性,作为改革开放前沿,与台湾、香港地区尤其是香港的交流非常多,在这一点上是很大优势,他希望,未来广东的当、现代舞创作能更具自身独特风格,“只有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,才能够屹立在世界这个多元的环境当中。”

  【撰文】南方日报、南方+记者 周豫

  【实习生】王馨莹 林燕玲

  【摄影】李细华(部分由广东省舞协提供)

  【来源】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+客户端 乐弹评

  ?